在古堰,是画乡

在古堰,是画乡

 
  我最喜爱青春的一点,是说走就走的随性。从不顾及太多,突然间想到,下一秒就可以出发。什么都不用带,单带一小包,一小伞和一颗青春的心就够了。

  是在前天定的行程,约好一班人去,然而不料第二天却下起了连绵细雨,便无人想去了。我却想,江南的画卷若撒上几丝细雨,必有一番趣味。果然,不假。暂且忽略那绵绵细雨吧!暂且免去那一路的颠簸吧!光是那一抹白墙黑瓦,就已经饶有趣味了。穿过纵横交错的小巷,一条朴素的古街出现在眼前。脚下的鹅软石点缀其间。远处青山,檐下小雨,构造出了江南的美景。先入眼帘的,是几颗千年大树。其中一颗形象怪异,从中间裂开,直可看见根部。然而生命并未从此终结,在枝桠上依然绽放着活力。“导游”告诉我们,这是经过了雷劈,因此如此怪异。似乎突然间,便对这棵树充满了崇高的敬意,未在暴雨中生长的生命而肃穆。

  犹记老家也有这么一颗树,只不过它没能挺过去。那棵树屹立在山顶,粗壮的枝干可“摘星辰”。然而在暴雨中,一道闪电带走了它的生命。光秃秃的树干由此而显得苍白,无力以对蓝天。

  沉思几秒,再向前,便是一家家商铺。其中有一座古建筑镶嵌其中。据说这是清朝的历史遗迹。白墙已有些发黑,在门口两边有一些标语。正是这些标语,使得这座古建筑得以在文革时幸存。门口上书四个大字:南山映秀。周围饰以华丽的雕刻。进门可见中间一水池,一道小桥连接对面。初次观察,应是“回”字形结构。往里走,是几个商店和一些房间,虽不曾明白这些房间有何用处,不过既然置于此,定是有一定用处的。再深入,是酒窖。环顾四周,酒香四溢。转了一圈,尚觉意犹为静,但无奈时间有限,只好走出。

  走过了几家小店,到了“导游”家的店铺,一排酒展现在眼前。听“导游”说,这是特地为我们开的,顿时心中有些许感激。打开酒坛,醇香扑鼻而来。怎奈酒量不足,只好干咽口水。同行的学长早已端杯上前品尝了。小店的装饰很简单,摆满青瓷,一旁放着龙泉宝剑。对青瓷实在外行的我只好佯装欣赏,实则看不出个所以然。在把玩了几下后,挑下几个简单的,便准备继续前行了。

  走离小店,来到一个木制平台,上有一块牌匾,有几个金黄大字:通济堰。走上木制平台,只见溪水淙淙,一个弧形大坝出现在眼前。根据“导游”介绍,这是最早的弧形大坝。惊叹于古人的智慧时,也沉醉于美景之中。忽见旁边一小牌,上写:“白鹭观景台”。赶忙环顾四周,却没有发现白鹭,正当打算沮丧地离开时,一只白色大鸟伸长双翅,在空中翱翔而过,飞入了远处的树丛中。来不及拍照,只好画入心中,细细品尝。

  继续向前,沿着河流走,一路欣赏美景,品着江南小雨的清新。沿河走到一个渡口,几条游船停靠在边上。在渡口的另一边,就是画乡了。此时顿悟:在古堰,是画乡。

  归途中,偶遇一亭子。听学长介绍,这座亭子是当地中进士的人达到一定数目后,才被允许修建的。亭子设有机关,人只要踏上木制台阶,上面的神像便会感应,并有所反应。在以往很多人前来参拜,以求考取功名。

  回到了起点,小雨依然没停,或许这才是江南。到了“导游”家中坐了会儿客,品尝了几个椪柑,喝了杯茶,这次旅程就到此结束了。随着公交车的离开,古堰画乡也在远去。回望一路以来的风景,犹如群星般闪烁。或许未来的某一天还会再来一次,再一次行走在江南的雨巷中。

  注释:“导游”是我的一个同学,学长就是拍照片的大佬,也是我们助班。若有想来玩的,记得找我哦~

  说明:博客图片部分来源于WS(那个学长),未经允许严禁转载!